“后疫情时代的机遇与挑战”——高端对话专题分享
2020-12-29

在11月26日的第四届广东投资发展论坛暨2020年百姓彩票大厅年会上,还举行了以“后疫情时代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的高端对话环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部原部长赵晋平部长、协会会长徐特辉先生、蔡司光学中国区总裁彭伟先生、达能大中华区副总裁邹春义先生、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严亦斌先生和广芯微电子董事长王锐先生等对话嘉宾代表各自的领域和行业进行了深入交流和精彩分享。此次对话环节由协会执行会长王萌女士主持。

1.jpg


王萌:今年疫情期间,各公司及其所在行业面临哪些挑战和已采取怎样的措施呢?


彭伟:

作为外资企业,蔡司在疫情期间首先想到的是员工,蔡司企业的价值是社会责任感,最关键的时候也不能忘记客户和消费者。当时省内要求停产,除非是生产抗疫物资的,我们觉得“一刀切”的政策不适合蔡司的生产需求。所以我请当地相关的政府官员到公司看我们是如何安全生产的,并请政府与在德国的高层领导沟通协商。

近年来我们在广州建成全球唯一的视力健康产业生态圈,完整的产业链在疫情期间充分表现了优势。当时全球80%的产量是从中国广州发出的,在疫情过程中产量实现了可观的增长。


邹春义:

达能的市场面向130个国家,供应链遍布全球。在疫情肆虐之下,各个国家的抗疫情况不一样,我们在供应链方面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其中,达能的饮用水和饮料业务的消费集中在户外,当消费者受到疫情影响减少外出的时候,整个品类就会受到很大的制约。其实我们的挑战还有很多,但非常有幸在复工复产过程中得到了政府和协会的大力支持。


严亦斌:

作为一家国企代表,我非常荣幸,在这次疫情更多体会到什么叫站位、担当,我们接受的任务除了自己要坚强活下去,还要帮助开发区更多的科技、中小企业活下去。疫情让我深切体会到国企的力量。

这次疫情把我们投资、生产、消费都切断了,实体经济随后会蔓延到金融,最后是缺钱。开发区外向型经济特别明显,模式要重启,挑战是很大的,很多都需要国企补位。疫情期间,我们立足自身金融、科技、园区三大板块,从金融纾困、科技防疫、园区服务等角度提供精准服务和保障,为企业复工复产保驾护航,为下半年迎来资本市场发展的好时机。同时,我们切实为中小企业减租降负,目前累计为旗下园区入驻企业减免租金1亿多元。


王锐:

疫情带来的恐慌和不确定性给我们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很多企业对今年的预期都做了下调。随着国家疫情防控的政策和复工复产政策的实时奏效,以及疫情防控电子、测温电子、医疗电子的全球需求暴涨,行业有了很多正面信心。

广芯微电子是一家总部在广州开发区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疫情期间加强了线上办公、线上管理的机制,在今年3月初联合总共700多家企业和业界人士举办了线上联盟日活动,进行产品推广。另外,我们加大了科研创新的力度,2019年我们完成37项知识产权申请,2020年迄今完成了44项知识产权申请,目前还有5份新的专利正在准备中。


徐特辉:

对于疫情的影响,我有两个感受:一是一种马太效应。不管你是独角兽还是世界500强,如果是根基不稳,在危机当前就会轰然而倒。据我了解,我们的会员企业总体上都是应对得很好,很多企业今年实际上是逆势增长。

第二个感受是中国是有极好的相对优势。疫情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一个难题,但相对其他国家而言,中国在破解这个难题更办法,更有优势。

基于以上两点,我觉得大家对疫情的应对还是非常好,大家都没有“浪费危机”!


赵晋平:

我觉得在企业之间无非是两种关系,一种是竞争、一种是合作。目前面对供应链、产业链调整的问题,合作是至关重要的。竞争当然是有助于促进效率提升,带来创新,是有积极意义的。在面对困难和危机的时候,合作是大家同舟共济、抱团取暖的方式,更有效保护我们的产业链、供应链。

把视野稍微放宽点会发现,中国企业有时候参与国际层面的竞争和合作,如果竞争和合作的关系恰恰是竞争过度、合作不足,包括和非洲一些国家企业合作,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合作也存在竞争过度、合作不足的关系。

最终导致我们走向胜利、走向成功的还是企业之间的合作、良好的客户关系、产业链和供应链共同体,这是抗击风险最强有力的支撑。


王萌:各位从贵公司及其所在行业角度来看,对未来有什么展望?


彭伟:

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有一个是确定的——新冠还会延续,而且是全球性的。所以蔡司公司内部提出口号是:全球思维,要有最坏打算。疫情初期,我们很快决定采购口罩,国内当时供不应求了,我们把墨西哥的60万只口罩、巴西的20万只口罩都运过国内了。

而我们应该怎么获得信心、底气呢?第一点就是创新。要有更多创新的产品,消费者才愿意在危险时候更愿意购买企业的产品。

第二点,要建立完整的生态体系。我们在广州黄埔区打造了世界上唯一的完整生态圈,从研发到制造的过程,希望打造这样的生态圈来应对各种可能的变化与不确定性。

第三点,要审时度势。我们已经开始新的5年计划,让生产智能化和数字化真正融入到全球战略中。在德国企业当中,整个蔡司体系在中国是走在前面的,只要坚持最基本的东西,就能够抵抗更多不可预见的不好的东西。


邹春义:

后疫情时代还有很多不确定性,达能认为有一个是非常确定的,大家比以前更需要健康和有营养的产品、食品,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达能有3个大的生产产品线,一个是基础奶制品和植物基产品,一个是专业营养品,还有水和健康饮料。在后疫情时代,对于这些产品的需求是“报复性增长”,所以我们对未来还是充满期望的。

另外一个,从不确定上来看,我们的策略要更接近市场,更贴近消费者。我们发布了新的重要决定,从原来由3个业务板块垂直管理,现在分成6个地区管理,这样能够更贴近市场,包括中国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算一个区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在增加对中国的投资,以1亿美金来开发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就是为了中国消费者研发,把研发转化成在中国制造的成品。


严亦斌:

开发区金控本来就是广州开发区招商投资载体的一部分,也是开发区良好营商环境的一部分。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将要重点抓好三种能力建设:一是金融能力。我们在资本市场收购了一家证券公司,立志于打造粤港澳大湾区一流特色券商,坚定服务行业研究、投行,甚至财富中心的运作。

二是科技投资能力。大的产业带动,不仅促进经济增长,也能形成生态。最近科创板前4家都在开发区诞生,开发区是中国科创能力第一的开发区,现在已经有63家上市公司。

三是园区运营能力。我们利用开发区“四区四中心”的载体,做好园区的建设功能,从创客、创意、加速器到总部,提供一揽子的管理,真正打造成粤港澳大湾区一流、精品、特色的科技金融旗舰公司。


王锐:

受疫情影响,一季度集成电路行业非常惨淡。从二季度开始,全球对防疫测温、医疗电子、游戏设备、存储、云计算等相关芯片的需求开始激增,行业需求在二季度突然就有了起色,三季度进入快速爆发期。

根据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上半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为3539亿元,同比增长16.1%,国内各大晶圆生产厂,订单也都接满。再因为国内新基建促进对传感器、物联网相关芯片需求激增,和科创板推出对集成电路行业在资金层面给与巨大激励,国内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处于多年难得的发展机遇期和上升通道。


徐特辉:

对于未来,我一向以来就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一直认为世界未来的中心就是中国。而我们能看到中国的经济中心,一个是长三角,一个是珠三角。那么从中国版图来看,长三角在地理位置上辐射范围比珠三角大,但从一带一路,尤其是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来看,珠三角的辐射范围比上海更有优势。

而且我也相信,中国与世界的经济一定会越来越紧密,尤其是最近签署的RCEP对我们未来的经济发展有重要推动作用。我如果把国际贸易的竞争比喻成跨栏跑步比赛的话,实际上国与国之间的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就是赛道上的一个个栏杆,通过签署RCEP和各种贸易协定,把栏杆全挪走了,更有效率。

国家领导人说过,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世界的经济也是一片大海。大海与大海之间总是要连在一起形成大洋的。RCEP就是把大海连成大洋的机制。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将是未来世界中心中的中心,我相信我们在座的各位都可以大有作为。


赵晋平:

在十四五规划期间一句话被提及:要使增长潜力得到充分发挥。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这5年的经济发展要和预期的潜在经济增长率是一致的。在未来5年,大概在5%-6%之间的增长水平,这应该是十四五期间应该达到的水平。

关于2035年远景目标,其中有一句话是具有明确量化的含义的。要使人均GDP收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当人均GDP达到2万或者接近3万的时候,才实现了两个百年目标,真正达到在全球上经济发展的前列。从这里面是可以看到非常光明的前景。

五中全会公报中,14个关键词里第一个是安全,第二个是创新,第三个是开放。一个企业层面也应该这样,在今后也是重点应该这些问题,要服务于整个国家安全、创新、开放的需要。


王萌:最后,请各位代表各自用一句话表达你们的观点。


彭伟:

创新在中国,开放到世界。Innovation in China, Impact beyond China。


邹春义:

引用在今年进博会上我们的主题:源世界、慧中国、益天下。


严亦斌:

在后疫情和双循环新格局下,金融赋能科技产业,彰显国企发展新担当。


王锐:

广芯微电子将抓住国产替代和技术创新两条主线,整合资金和资源,推动企业发展再上一个台阶,在广东省芯片设计行业中,尤其是在物联网相关芯片设计这个领域,做好表率。


徐特辉:

借用一句俗语:“天上下雨,地上滑,自己跌倒自己爬”,凡事都要靠自己。


赵晋平:

一定要坚持开放的投资促进方向,不动摇。


王萌:

再一次感谢所有的对话嘉宾!